438情歌(1) - 东岑西舅(出版)

438情歌(1)

听遍最浪漫缠绵的歌,听几多次也落泪的歌,我才明爱恨因果,懂得心痛要恭贺——时令颜(侧田《情歌》) **** 如果这世上真有一见钟情,那一定是种奇迹。. 可如果第一眼看到对方心就会疼,那又是什么? 十四岁时我和二十六岁的他初遇,我于他,至始至终只是救他一命的小恩人,而他于我,却是我年少时一见钟情的男人,成熟时想要携手唱着情歌到白头的爱人,晚年时想着下辈子还能在一起的生命中那根缺失的肋骨…芑… 我爱上一个人,爱到不惜折断他的翅膀逼他到绝境只为留他在身边,可是他说—— 我从来没爱过你。 ———————猬— 伦敦。 黑色的汽车一路在璀璨霓虹的笼罩下驶进一片居民住宅区,最后在一栋半旧不新的公寓前停下。 秦戈下车从后备箱里拿出在超市采购的两大包生鲜瓜果食材,然后锁了车门便往公寓走去。 走出电梯口时外套口袋的手机响起,他正要放下其中一只手里拎着的袋子去掏电话,眼角余光便眼尖的瞥到自家门口蹲着一团黑影。 他顿了顿,渐渐将目光正式望过去。 而蹲在他门口那团黑影也在感受他的目光后看过来,长廊晕黄的灯光下,异常年轻的一张小脸,五官却惊人的姣美艳丽,尤其在看到他后脸上刹那绽放的笑容,更是耀眼得让人眩目。 秦戈微微一愕,目光触及少*女面前那只比她的小身板还要大上一号的行李箱时,秀丽的眉头立即皱拧。 “秦。” 少女娇娇柔柔的唤他,声音还隐隐夹杂一丝孩子气的稚嫩,而这更让秦戈意识到两人之间的差距。 她才十四岁,而他已经二十六岁了。 两人的年龄差距足可让他做她的叔辈。 所以他不论如何都不会对她产生任何感情。 即便是纯粹的朋友之情也不例外。 因为他不想和她有任何牵扯,哪怕是她曾救过他。 “秦,你怎么才回来?” 少女像是没察觉到他脸上的不郁,轻快的从地上一跃而起,却又忽地‘呀’一声,身子直直往前载去。 秦戈眸色一变,眼看着少女就要亲吻大地,终究是忍不住松开手中的东西伸出援手。 少女在稳稳落入他的怀抱时眸底掠过一抹狡黠光痕,秦戈眼尖捕捉到,俊美面容顿时黑了大半——她居然连这点小细节都设计! 而他居然这么沉不住气。 有些气恼的推开满怀的馨香,也不看她,径直去重拾那两大包东西,开了门进屋。 少女在他欲关门时及时伸出一只脚跨进去。 秦戈瞥了眼她小手里拉着的行李箱,开口:“人可以进来,行李箱放外面,一会我送你回去。” 少女皱着小鼻头一副可怜兮兮样:“秦,你上次也看到了,我家好冷静,我一个人好寂寞,好孤独,你一个人住也会感到寂寞孤独吧?我们住在一起相互做个伴可好?” “不、好!”秦戈一字一顿拒绝。 少女立即扁起粉润的小嘴哭诉:“你怎么这么没同情心,我又不是白住你家,我付房租给你打扫卫生为你下厨,在你不开心时还可以说些笑话逗你开心。” 秦戈依旧不为所动:“你如果能做到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很开心了。” “……” “快点,要么人进来,要么干脆都别进,反正我放下东西马上就会送你回去。” “秦,你这样我会哭。” 秦戈冷哼:“随你喜欢。” 少女瞪着他,眼眶红了红,紧接着成串的泪珠大颗滚落,看起来好不委屈惹人怜。 秦戈大概是没料到她真会哭,一时怔忪。 而少女眼泪越掉越多,像是哭得十分伤心,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可怜兮兮拖着她的行李箱,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动物。 秦戈很头疼。 而眼前这个让他头疼的少女名叫米歇尔*梅斯,父亲是英德混血,母亲是中国人,所以她还有个有些拗口的中文名——时令颜。 一个月前她意外救了受伤的他,从此他就像黏上了一块宇宙超级无敌牛皮糖。 他知道她喜欢他,或者说是迷恋,这从她看他的眼神中不难看出。 可问题是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谈感情,更何况对方还是未成年。 “我不喜欢你。”他单刀直入,挑明自己的态度。 还在抽泣的少女微微一滞,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哭得更大声了。 “叮!”地一声,不远处梯门打开,从里头走出来两到身影。 一男一女,年约五六十的样子,十指相扣,指间的婚戒相辉映,让人一眼就能判断出两人的身份。 秦戈认出二老是楼上的住客,是地道的伦敦本土人,不知怎么的到了他这一楼,而两人似乎没察觉自己走错了,站在门口同时望向他这边,目光落在仍在哭的时令颜身上,在看秦戈时,眼神分明责备。 秦戈猜想那二老一定是认为是他欺负了这小丫头,所以她才哭得那么伤心。 英国人生性冷淡,并不喜欢多管闲事,所以秦戈也不担心这二老会突然走过来指责他如何如何。 只是被这样盯着也实在是有损颜面,所以不得不向时令颜妥协,让她连人带行李一同进屋。 一得到首肯,前一秒还在哭泣的时令颜下一秒魔术般立即收了眼泪,就怕秦戈会反悔似的,迅速将行李拖进屋。 秦戈从医院回来还没吃晚饭,他把东西一一分类放进冰箱后,动手为自己准备晚餐。 时令颜并不是第一次来秦戈家,所以并不陌生,也没有感到丝毫拘谨。 她把手背在身后踱着步子在客厅走来走去,目光定格在壁柜上一个圈着一张小女孩照片的相框上。 她前几次来就看到这张照片了,虽然很好奇,却一直没问过。 “她是你亲戚吗?” 秦戈没有回应。 时令颜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回头看了眼自己的行李,美目忽地一转,偷笑了笑,在秦戈没注意到她的情况下小心翼翼拖着行李箱往他家的卧室走去。 厨房里,秦戈拿着一颗洋葱望着光可鉴人的橱柜上映照出的自己的脸分神。

上一篇   437西夕番外(6)

下一篇   439情歌(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