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情歌(4) - 东岑西舅(出版)

441情歌(4)

来人说到最后声音渐小,目光却忽然变得锐利,落在硬被时令颜缠住臂弯的秦戈身上,以极其挑剔的目光自下而上的审视。. 秦戈面色如常,大方的随眼前年约四十开外的男人打量。 “王叔,他是秦戈。”时令颜开口,又看向秦戈:“王叔是和我妈咪一起从国内来伦敦的,是我们家的管家,现在这家店就是由他打理,他对我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我也很喜欢他,比喜欢我爹地还喜欢。” 叫称做王叔的王瑞听时令颜这么说又立即变得一脸惶恐:“小姐你别这样说,我怎么能和老爷相提并论,老爷可是……” “哎呀,王叔你饶了我吧,别长篇大论了,反正他又不在,我就算说他坏话他也听不到啊。芑” “是么?” 严沉的嗓音自身后传来。 秦戈察觉身侧的小人儿身形明显一僵,秀丽的眉挑了挑,猜想身后那人一定就是传说中掌控整个mayfair区经济命脉的梅斯老爷——赫莲*梅斯猬。 “怎么?刚才还放话就算说我坏话我也听不到,这会就变哑巴了?”男人磁性浑厚的声音因距离的拉近而隐隐透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时令颜偷偷翻个白眼,转身望向父亲,漂亮的下颚微扬:“我说说而已。” 再怎么任性或者恃宠而骄,她总归还是有些畏惧这个对她纵容宠爱有余、却在母亲离世后从来没有抱过她也不曾和她一起吃过一餐饭的父亲。 他对她的宠爱只是物质上的毫无限制的给予,可这些她都不需要。 她想他一定也知道她想要的不是这些,但他一直装傻。 赫莲*梅斯的目光仅在女儿那张和妻子如出一辙的脸上停留了一秒,便迅速转开。 秦戈也转身,对上一双凛冷的棕眸。 四十出头的赫莲*梅斯从外形上根本无法看出他的实际年龄,深邃的五官轮廓似刀削斧琢,而时光的流逝也只让眼前英俊的男人更显成熟魅力,举手投足都说不出的矜贵。 而他刚才和时令颜对话时用的是德语,那么刻板冷硬的语言,出自他口中却美妙得如同大提琴的演奏,分外好听。 这实在是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秦戈迎视赫莲*梅斯的目光,脑海里一下就浮现出另一张脸——那个她爱得死去活来、千山万水逃了三年多最终还是回国投怀送抱的男人。 ‘他’和眼前的男人有着同样凛冷和不怒而威的气势,而这种气势就是所谓的‘黑道王者’气势,不是普通人能拥有。 “你喜欢他?”赫莲*梅斯再度开口问女儿,这次居然是一口纯正的中文。 时令颜没想到父亲问得这么直接,往常任她在秦戈面前再怎么厚脸皮,这会也红了脸,扭捏的抱住秦戈的手臂咬着唇做娇羞状。 秦戈觉得很有必要解释清楚,只是还没开口,就听赫莲*梅斯对王瑞说:“准备三副餐具,老规矩上全套主菜茶点。” 王瑞立即应声离开。 时令颜瞪着父亲一脸震惊:“你要和我们一起吃饭?” 赫莲*梅斯没回女儿,看了秦戈一眼,抬步往楼上的雅间走去。 ************************* 被误会成是未来女婿以礼相待,秦戈认为这个误会玩大了。 虽然赫莲*梅斯所谓的礼待纯粹只是吃个饭,席间也只是偶尔寒暄,并没有问深入的有关他的工作或者他的家世等等这些问题。 但,他就是觉得这个男人看他的眼神透着一种诡异。 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尽管饭菜口味的确是他在伦敦这么长时间以来吃过的最地道最正宗的中餐。 饭后王瑞送上清淡消食的茶点,而时间已是下午快四点,一顿饭吃下来竟花了快两个小时。 “爹地,你下午没事?” 原本还想着能和秦戈独处,没想到父亲半路杀出来凑热闹,时令颜微感不爽。 好不容易才让秦戈答应陪她出来玩一天,她当然不甘心就这么白白让父亲浪费大半天。 赫莲*梅斯看出女儿想赶他走,却越发悠闲的喝着茶,棕眸微眯着一副极其享受的姿态。 秦戈不打算介入这父女俩即将升级的战争,思忖着要离开。 “有没有想过转行?” 秦戈怔了一秒才意识到赫莲*梅斯是在问他,虽然困惑,但并有要问他怎么会这样问的意思,只是说:“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 赫莲*梅斯若有所思的点头,“但愿你以后不会有需要我帮忙的事。” 意思是,以后想求我帮忙,你就要听我的。 秦戈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有不好的预感。 而赫莲*梅斯没再继续说,又喝了口茶后站起来,把手伸向秦戈,说了句让秦戈莫名其妙的话:“做任何事都要趁早,错过就不再是你的。” 秦戈的手刚伸过去和他回握一秒,就见他抽回手转身。 “你可以不回家,也可以把佣人全部赶走,但要记得去上学,明天我若再接到玛丽老师说你缺课的电话,那你年前都别想再离开那个家。” 最后一个字落音,高大挺拔的身形已经消失在门口。 时令颜一下跳起来冲到门口对着父亲的背影用中文喊:“你有本事就天天管着我啊,这几年都是我一个人过,你突然装什么严父!” 秦戈在她身后挑眉。 起初以为她是个被父亲宠坏了的骄蛮千金,原来是个缺少父爱母爱的问题少女。 “哎呀我的小姐你小声点,这店里头的客人大多是中国人,你这样一喊老爷都*要被他们——” “嘭!” 王瑞的唠叨被时令颜一记狠狠的摔门声打断在外。 秦戈见她僵在门口背对着他站着不动,也没有要理她的意思。 小孩子的脾性他多少了解一些,你越是理她她就越觉得自己委屈了,千方百计的要你变着法子哄她。 若是不理不睬,她自己难受一会就没事了。 赫莲*梅斯一走,没了那阵压迫感,他顿时觉得面前的茶点无比美味。 茶点解决大半,茶了也喝了大半壶,门口的小人儿才可怜兮兮的走过来,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哀怨的看他。

上一篇   440情歌(3)

下一篇   442情歌(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