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情歌(24) - 东岑西舅(出版)

461情歌(24)

病房里的秦戈听着外头两人的对话,时令颜那句‘不管他喜不喜欢我,他都是我的’让他头疼之余却又多出一丝复杂的情绪。. 他对感情认真过,^H小说也一心一意不求回报付出过,但他爱过的她们最后都因各种理由离他而去。 年少时的感情尽管青涩不成熟,但他那时也是用了真心,只是闻佩不够信任他,一味的自己承担,莫名其妙离去,让他恨了母亲三年。 而如今她又突然出现,道出另一个让他震惊的真相版本。 她和母亲之间,到底谁对谁错?哪一个故事的版本才是真相芑? 望着病床上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苍白容颜,秦戈并没有太多感觉。 毕竟事隔六七年,再浓烈的感情也会变淡,更何况他对她虽然付出过真心,却也没强烈到非她不可的地步。而他早在知道她离开后就已经断了对她的感情。 他一向如此,既然是不属于自己的,从来都是断得一干二净,绝不拖沓猬。 即使是对岑欢暂时还无法忘怀,但他也不会介入她的感情让她为难。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拥有,看着她幸福也是种幸福,这就是他的爱情观。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声音停止。 然后听到一阵跑开的脚步声,秦戈猜想是那沉不住气的小丫头,也不知道闻倩说了什么刺激她的话。 正想起身去看看,耳边听到一声轻吟。 他看向皱着眉渐渐醒转的闻佩,后者在看到后楞住,露出犹如置身梦境的错觉。 “你血糖偏低导致昏迷。”秦戈开口,声音淡淡地听不出什么情绪。 闻佩难以置信的盯着他,直到突然想起什么,惊慌的扯高被子蒙住自己的脸。 秦戈撇开眼,“你堂姐在外面,我叫她进来。” “秦戈!”闻佩听他要走,又急忙探出脸来喊住他。 秦戈顿住,却没看她,也没开口,一副静听她下文的姿态。 “秦戈,你为什么来看我?” “你以为是为什么?”秦戈反问她。 闻佩哑然。 眼前的秦戈已经不是当年她爱着的那个阳光的大男孩。 现在的他帅气依旧,甚至比那时更让人着迷,但他身上已经找不到过去的影子。 西装革履的他看起来内敛稳重,一派成熟男人的风姿,难怪堂姐口中那个小丫头对他如此着迷。 “闻佩。”秦戈唤她。 闻佩喉咙一涩,心酸得险些落泪。 他以前总亲昵的喊她佩佩,可现在却是连名带姓的叫,果然是不一样了。 “不论当年那件事真相如何,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不打算追究谁对谁错。而你和我……”他顿了顿才继续,“也继续就这样当做没遇见过,各自过吧。” “秦戈。”闻佩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秦戈听闻动静后立即拉开两人的距离,刻意回避和她有任何的肢体接触。 这让闻佩伤心不已。 “没别的事我就走了。” 心里惦记着时令颜,秦戈没多做停留。 话落便去开门。 “你不能就这么走了。”闻倩在他打开门时堵在门口道。 显然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秦戈冷笑,“你打算怎么留下我?” “秦戈,不是我要留下你,是你现在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也知道佩佩一直在等你,为什么不肯给她一个机会?” 闻佩听堂姐这么说震惊的瞠大眼,“姐,你和他说什么了?” 闻倩看一眼堂妹,坦然道:“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包括你怀过他的孩子的事。” 她话一落,闻佩面色全白,身子摇摇晃晃难以支撑。 “佩佩!”闻倩惊慌地喊一声,秦戈回头,迟疑了几秒,还是伸手扶了她一把。 闻倩见状道;“秦戈,那个孩子虽然佩佩没保住,可她却看得比自己的命都还重要,她不但给孩子取了名字,还每年都在孩子的忌日那天为孩子祈福。她做的这些都是她爱你!” 秦戈垂眸沉默。 “佩佩是无辜的,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应该负起这个责任以后好好善待她。” 秦戈瞥一眼兀自流着泪的闻佩,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些厌烦。 这样哭哭啼啼逼他负责的场景实在太像国内那些狗血的八点档剧情,而他最讨厌的就是看那种会让人智力下降的电视剧。 只可惜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我是不是男人不需你来评判。”他抽回扶住闻佩身子的手,“不说当年那件事真相到底如何,就算你们说的是真,但这么长的时间她都不来找我把事情说清楚,就表明她根本不想我负责,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何况,是她不够信任我,没及时告诉我她怀孕的事,才会酿造这样的悲剧,说起来,她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闻倩像是没料到他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而闻佩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还有,”他望向闻倩,目光锐利,“她还是个孩子,而你却已经是个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她恨你有她的理由,毕竟是你的原因间接破坏了她的家庭,你不应该拿我和闻佩这件事去刺激她,这样的报复只会显得你很不成熟,甚至有些幼稚,而也许这就是梅斯先生永远不会对你心动的原因。” 好似胸口突然被***一把利刃,闻倩痛得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只死死瞪住秦戈,满目怨恨。 秦戈却没再看两人,径直离开。 ************************* 秦戈走出病房立即掏出手机拨时令颜的电话,却如他意料的无人接听。 取了车在医院附近转了几个圈没看到她人影,他打电话向赫莲*梅斯简要说明情况,后者要他回公司,他派人去找。 而直到秦戈下班,都没有时令颜的消息。 “不用担心,等她气消了她就会回去,说不定她不接你电话,但人已经在家里了。” 相比他的急躁,赫莲*梅斯却是镇定自如。 这让秦戈感叹那小丫头到底是谁的女儿,为什么他的担心永远都要多过身边这个真正做父亲的男人? 一路不抱希望的边拨电话边东张西望,希望能在回家途中捡到那个不听话的人儿,可惜依旧是失望。

上一篇   460情歌(23)

下一篇   462情歌(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