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情歌(26) - 东岑西舅(出版)

463情歌(26)

秦戈挣扎了下想挣脱她的手,结果她整个人都偎过来,死死抱住他的手臂。. 鉴于有旁人在场,秦戈不便大幅度动作,只能任她抱着,终于在电梯停下,那对年迈的夫妇走出电梯时不容分说拨开她大步往前走去。 时令颜傻眼,等秦戈走远了才抱着画板追来。 “你到底怎么了?”她怒不可遏的对着秦戈的背影吼,像是只被激怒的小狮子。 秦戈走到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坐进去,时令颜气呼呼跑过去双臂一字排开挡在车前,美眸喷火的瞪着车内的秦戈芑。 秦戈无奈,朝她招招手,示意她坐进车内。 时令颜这才哼哼着走去副驾旁拉开车门。 “你明天搬回自己家住。”秦戈开口第一句便道猬。 时令颜以为自己听错,愕然瞠大眼:“你说什么?” 秦戈不看她,掌着方向盘边发动车子边道:“她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这样方便我照顾她,你如果不搬走,总不太方便。” “她?”时令颜只楞了一秒就意识到那个她是指他的初恋情人闻佩。 “你要她搬来和你一起住好方便照顾她?”她像个复读机重复他说过的话,手脚莫名一点点发凉。 今天好像比昨天气温低,还是她衣服穿少了? 她没头绪的胡思乱想,大脑‘嗡嗡’叫嚣。 “我想你应该能明白。”秦戈终于正眼看来,凤眸一如既往的迷惑着她的心神。 心口忽然一痛,像是突然豁开一道口子,有什么湿热的东西从里面流出来。 “我该明白什么?”她喃喃出声,像是在反问他,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答应过不会赶我走,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为了一个抛弃过你的女人对我出尔反尔?” “她没抛弃我,是一场误会。”秦戈语气平静。 “误会?你怎么知道是一场误会?仅凭她们的一面之词?秦妈妈已经离开了,她们随便说什么都行,你就这么好骗一句误会就乖乖让她回到你身边?” “她不会骗我。”秦戈说着像是有些不耐烦的皱眉,“你别再说了,不管她是不是在骗我,那都是我的事,是我心甘情愿被她骗,心甘情愿照顾她。” 时令颜脸色煞白,美目却死死盯着秦戈的侧颜。 “你还爱她?” 她多希望他摇头。 可是他说,“我这么多年一直单身,就是潜意识在等她。” “你骗人!”时令颜语气尖锐的吼他,而眼眶却迅速泛红。 “你不要再闹孩子脾气,我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你下午回来收拾好东西搬回去,她最迟明天中午过来。” “我不搬!”时令颜强硬回击,语气却哽咽。 秦戈大概是料到她会这么回答,顿了顿,无奈点头:“那你继续住这边,我另外找房子。” 时令颜没再开口,却一直望着他无声流泪。 “下去吧,今天你自己打车过去,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 时令颜僵着没动。 秦戈揉额,“你知不知道我真是受够你了?你根本就是个麻烦精,如果不是念在你帮助过我,我根本连看你一眼都嫌多于!” 时令颜哭出声来。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滴落在怀里的画板上晕染开。 秦戈闭眼,有种想捂住耳朵隔绝她让他心烦意乱的哭声的念头。 时令颜哭了一阵又断断续续忍住,低头望着怀里的画板大口^H小说喘息,像是拼命在压抑胸口胀痛的情绪,然后她突然打开车门,头也不回地离开。 一开始是慢吞吞地走着,接着越走越快,最后竟然变成了跌跌撞撞地奔跑。 秦戈心都提起来,担心她会摔倒。 可他却眼睁睁看着她跑开,什么都没做。 她一开始走那么慢,大概是还抱着一丝希望在等他挽留吧? 可她又怎么会知道,他是存心想赶走她,所以不论如何都不会心软? 昨晚那一幕她是忘记了,他却记忆犹新。 而他就是因为察觉了自己对她的挑/诱有反应,担心下次她再这样对他他会把持不住做些什么,所以才迫不及待要将她从身边撵走。 她还是个孩子,他不想毁了她。 而且,他也不爱她。 长长吁了口气,他驾着车子离开。 ****************************** 晚上秦戈故意拖到很晚才回家。 打开门开了灯,看到玄关处那双熟悉的卡通拖鞋,他立即生出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看来不用非常手段那丫头不会死心离开。 边脱外套边走向卧室,目光探向时令颜的卧室时发觉门是开着的,室内却一片漆黑。 迟疑了下,他放轻脚步走过去,藉着走廊的灯光往里瞧了一眼,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上面根本就没躺着有人。 她没回来? 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凌晨,秦戈不免又有些担心。 可是如果打电话给她,她会不会知道他是为了要赶她走才故意说那些难听的话伤她的? 迟疑间,电话响起。 显示的来电却不是时令颜的,而是一组陌生号码。 但他还是接通,他想或许是那丫头的手机没电了才用其他电话打的。 “秦戈,佩佩自从昨天在餐厅偶然碰到你,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她有严重的胃病,刚才痛得脸色发青,但不论我怎么劝她,她都不肯吃东西,也不肯去医院,你如果还念在旧情,念在她怀过你的孩子吃了那么多苦,就来看她一眼劝劝她吧。” 认出声音的主人是闻倩,秦戈有种想立即挂电话的冲动。 “这些年她没有我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她不吃东西或许只是没胃口,和我无关。” “你怎么这么说?”闻倩的声音似乎尖锐了些,“要不是你昨天表现得那么绝情,佩佩会伤心成这个样子吗?”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和她旧情复燃?” “如果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就应该这么做,佩佩她所吃的苦都是因你们母子而起。” “我越来越觉得梅斯先生不为你所动实在是明智的选择,你这样的女人,但凡是男人都会感觉吃不消。”秦戈回击她。 那端有一瞬寂静无声。

上一篇   462情歌(25)

下一篇   464情歌(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