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情歌(29,被发现的秘密) - 东岑西舅(出版)

466情歌(29,被发现的秘密)

“你,拿我内/裤做什么?”这是秦戈一直百思不解的地方。. 他可以当她拿他的口杯、剔须刀、洁面乳这些是留做纪念,但是……他穿过的内/裤她要留着做什么? 时令颜耳根滚烫,听他问起,立即紧张的往自己卧室的方向瞧了瞧。 秦戈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地站起身朝她卧室走去。 时令颜惊得跳起芑。 “你做什么?不准过去!” 她手忙脚乱的扑过来想拦住秦戈,可她越是这样秦戈便越好奇。 任她缠住自己手臂拖着,脚下步伐依旧不停,甚至走^H小说得更急了,没一会便走到她房间门口猬。 “你不要进去!不要进去!”时令颜几乎是绝望的想要喝止他,而秦戈仿若未闻,径直将她房间的门完全推开。 一瞬间,秦戈以为进入了照片展览室。 偌大的房间里到处都是他的照片,或挂或贴或直放,大小形状不一,有两人滑雪时她在滑雪场偷/拍的他滑雪时的样子,还有去他住处附近的广场看鸽子时偷/拍的他的背影及侧面,以及他带她去她母亲的故乡,她缠着他一起去逛街游玩时拍的,许多许多让他眼花缭乱。 而最让他惊讶的是她床旁立着的那个自己。 确切的来说那只是樽巨大的男体模特,但居然也被她弄成他的模样,连脸部轮廓都唯妙唯肖,像是戴了张从他脸上剥下的人皮面具般,而模特身上的衬衫西裤以及领带都十分眼熟,敢情这丫头不只拿了他的内裤? 他走过去,在那具男体模特面前站定,好奇这这丫头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让男体模特的脸这么像他? 他目不转瞬盯着模特的脸,因为距离近的关系,他很快便得到答案——这张脸是画出来的。 挑了挑眉,他回头,门口空荡荡的早没了那丫头的人影,想必是秘密被他撞破羞窘得无处藏身了。 他若有所思的再次打量过自己那些照片,心头却忽然有些苦涩。 这丫头到底是有多喜欢他,才会花这么多心思在他身上,即使一个星期不联系,却也对他念念不忘。 她把他的照片铺满整个房间,是想无时无刻都能看见他吧? 走出房间,在客厅外的阳台上,他看到高坐在围墙上的时令颜。 她身上那袭火红色的小礼服和她那头棕色的长发相辉映,让秦戈感到有些眩目。 “怎么也不加件外套?”话音落下时,时令颜只觉肩上一沉,还带着他身体余温的西装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 她还因为刚才那一幕双手捂着脸不敢看他。 秦戈站在她身后静静望着她,直到夜色一点点暗下来,他才转身去厨房准备她的生日大餐。 时令颜听见离开的脚步声,缓缓抬起头来,小脸上布满了尴尬之色。 虽然父亲答应过她让秦戈陪她过生日,但她却没抱多大希望,毕竟那天是秦戈亲口赶她离开,她想他应该不会想再要见到她。 可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而且还那样温柔的喊她‘颜颜’,让她险些控制不住扑向他。 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为什么可以那么绝情的赶她离开,现在又能温柔以对? 夜风阵阵吹来,她瑟缩的打了个冷颤,下意识抓住他给她披上的那件西装外套,而她闻着外套上熟悉的气息,心底酸楚一片。 *********************** 生日大餐很丰富,每一道菜的精美程度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星级餐厅。 而且,是时令颜期待已久的烛光晚餐。 她想起那天秦戈在意大利餐厅还说烛光晚餐会诱发许多疾病,当时还真是被他气到了。 “寿星小姐,请用餐。” 秦戈服务周到的给她拉开座椅,又替她铺好餐巾。 时令颜在他靠近时身子情不自禁瑟瑟发抖。 因为紧张。 因为怕自己忍不住抱住他亲吻。 两人各自默默用餐,她的料理秦戈已经事先替她切好,而她看着秦戈优雅切割料理的动作,心又是一悸,脸颊不争气的红似火烧。 秦戈知道她在盯着他看,却故做不知。 他告诉自己,今天来陪她过生日完全是因为这是赫莲*梅斯的命令,他是他的老板,老板有令他不得不从。 仅此而已。 整个用餐过程中两人谁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时令颜是怕自己一开口会破坏这好不容易伪装出来的美好气氛,而秦戈却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刷洗碗盘的任务时令颜自告奋勇要帮忙,秦戈没有反对。 两人同住的那段时间里她唯一学会的家务就是洗碗。 由他负责把碗盘放到水槽清洗,而她用抹布抹干放到碗柜里。 过程中两人继续沉默。 “你瘦了。” 重返客厅看电视时,秦戈听她忽地冒出一句。 他摸摸自己似乎的确有些尖的下颚,笑笑,“你瘦得比较多。” 因为太想你。 时令颜在心里回他。 “你为什么瘦了?”忍不住问他。 秦戈拿过遥控器边换频道边说:“工作太忙,没时间吃饭,睡眠也好。” “不是……因为我吗?” 秦戈一楞,凤眸看来。 时令颜勇敢迎视他的目光,“爹地说你这一个星期也过得不好,是不是因为我的关系?” 秦戈别开眼,“没有。” “我不信。” “……” “你说那个女人第二天要搬去你那里住,可据我所知你现在还是一个人。所以你其实根本就不爱她了,也没打算要和她在一起,你只是嫌我小,所以才找了那样的借口赶我离开?” 秦戈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的分析能力极强,不知道是不是来自她父亲的优秀基因遗传。 “今天是你生日,我不想让不开心。” “那你就跟我说实话,你其实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你只是碍于我的年龄,认为跟我发展感情有负罪感,所以才要把我推开对不对?” “不对。”秦戈真是要佩服她的勇气,明知他不会有好话,她偏偏还要打破沙锅问到底。 “你喜欢我。”她忽地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