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情歌(31,终于等到了重逢) - 东岑西舅(出版)

468情歌(31,终于等到了重逢)

味同嚼蜡。^H小说. 秦戈望着满桌出自王瑞之手的中国满汉全席,明明色香味俱全,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入了他的口却如同嚼着一块白蜡。 反观对面一对壁人却是吃得极为欢快,两双筷子你来我往,互给对方夹菜,视线不时先视时两人纷纷一笑,或明媚或阳光,心情极好的样子,当和众人的面明目张胆的眉目传情。 秦戈收回视线,心情很不爽。 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在不爽什么芑。 外面下着大雪,气温极低,室内开的暖气却太足,他有些气闷的扯松领带,而这时赫莲*梅斯端了酒杯过来与他碰杯。 他一笑,毫不犹豫仰头搬空。 红酒虽然后劲不小,但入喉却并不会让人感觉不舒服猬。 所以他还比较喜欢喝红酒。 又斟满一杯时,余光瞥到对面的人儿往这边看来,棕眸微微一楞,小脸上掠过一抹讶色,似乎好奇他竟然学会了喝酒。 呵,岂止是学会了喝酒? 他现在还是个无烟不欢的地道烟民。 弃医从商进入这一行,黑白两道都要吃得开,烟酒自然避免不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更何况他以后不会再上手术台,所以也不用担心喝酒后酒精会麻痹大脑,会影响双手的灵敏度,会驾车有危险…… 他现在有专门替他开车的司机兼保镖,只要有权有势,自会有大把的人希望能够为你效劳。 他现在就处于这样一个地位。 gavin秦,虽然还没超过赫莲*梅斯,但在许多人眼里,却是神话一样的存在,因为他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有了现在的成就,这些不光是靠赫莲*梅斯的扶持和栽培,如果没有自身的领悟能力和判断力,以及卓越的智商,他不可能成为现在的gavin秦。 “gavin秦,我敬您,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侨西举杯冲他微笑。 秦戈秀丽的眉峰微扬,还没回应就见一只小手抢下了侨西手中的酒杯。 “你感冒还没好,不能喝酒。” 时令颜没有声商量的余地,将酒杯挪放到另一侧侨西够不着的地方。 侨西耸耸肩:“我只是喝一小杯,表达我对gavin秦的敬意。” “不行。” 时令颜仍坚定回绝。 侨西妥协的挑挑眉,回秦戈一个抱歉的眼神,而时令颜夹了狮子头放到侨西碗里,说:“你不是最喜欢吃中国菜?这一桌可是王叔听说你喜欢吃中国菜而特意准备的,你多吃点,下次可没这么好口福了。” “没想到小姐现在也学会照顾别人了。”王瑞感叹,望着时令颜和侨西的眼神十分暧昧。 时令颜像是娇羞的牵了牵嘴角。 秦戈眸色一黯。 片刻后,时令颜忽然站起身来,秦戈注意到她竟然牵着侨西的手,然后听她说:“爹地,我们吃饱了,先回房。” 阳光的大男孩侨西像个大型玩偶一样被她拖着走向卧室,却并无半点不悦,反而满脸纵容的笑意。 “老爷,小姐和侨西是不是……”王瑞没继续往下说,秦戈和赫莲*梅斯却明白他的意思。 赫莲*梅斯淡笑了笑,目光落在秦戈置于领口不时扯着领带的手上,挑眉:“你很热?” 秦戈松开手,长吁了口气,断起酒杯再次搬空。 赫莲*梅斯看了他一会,嘴角勾起一抹高深莫测的笑痕。 ************************* 平安夜,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的秦戈醉得一塌糊涂。 赫莲*梅斯将他扶到客房的床上,他一倒下便开始无意识的喃喃自语。 “爹地,你为什么让他喝这么多酒?” 时令颜站在床旁,忧心忡忡地望着蹙着眉一副十分难受表情的秦戈,棕眸满是心疼。 之前侨西要和他喝酒都被她阻拦了,她其实不是担心侨西感冒没好,而是担心他喝太多对身体不好。 没想到父亲竟然任他喝醉。 “他不喝醉你怎么知道他这几年有没有想过你?”赫莲*梅斯说了句让女儿听不懂的话。 “什么?” 回答她的是耳边突然响起的一声‘颜颜’。 她心一悸,漂亮的棕眸难以置信的望向不自觉喊着自己名字的秦戈,满脸的不可思议。 赫莲*梅斯望和女儿惊讶的神情,叹息:“你那年离开后,他第一次和我喝酒,喝醉后便开始叫你的名字,第一次只叫几句,第二次是几十句,后来是越来越多,除非他睡着了,否则他就会不停喊你的名字。” 在他说话期间,时令颜又听到秦戈喊了好几句‘颜颜’。 “爹地不知道他爱不爱你,但他是在乎你的。” 时令颜顿时热泪盈眶。 “和侨西演的戏点到为止吧,我看那孩子是真的喜欢你,别到时候弄得自己为难。” 她点头。 “那你照顾他,我去休息了。” 目送父亲离开,时令颜去洗浴室拿毛巾浸了温热的水拧干后来给秦戈擦脸和手。 秦戈还在喃喃唤着她的名字,时令颜擦拭过他的嘴唇时,心口怦然一动,忍不住俯身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他气息里满满红酒的香气,时令颜亲吻着他的唇有些不舍离开,小小粉舌俏皮的掠过他的唇,临摹他优美的唇型。 秦戈昏昏沉沉觉得嘴唇有些发痒,下意识动了动嘴唇,结果时令颜的舌头不小心趁虚而入,滑入他炽热的口腔里。 担心他会醒来,她僵着身子不敢乱动,滑入他口腔里的粉舌小心翼翼的探询他的舌尖,像个小偷一样偷偷地缠住他的舌尖吮/吸。 秦戈醉酒后身体燥热,被她这样撩拨,更是燥热难耐。 他感觉到有人在亲他,不管是梦境还是真实,总之这感觉不坏,像极了那小丫头的滋味。 不过她此时应该在陪那个叫侨西的男孩吧? 想到她或许也会像以前亲吻他那样亲吻那个侨西,他越发觉得气闷,反被动为主动的攫住口腔里那条滑腻的丁香小舌用力回吻。 时令颜被他的回应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已经清醒,连忙要退出他的口腔,可这时腰上却一紧,随即一股力道将她整个人带上床,大半个身子压在他身上,而他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制在身下。 她惊得连大气都不敢出,任他火热的舌头在她口腔里出入,而一只手在她身上摸来摸去,不时揉捏过她的腰,或者伸自她胸口,隔着衣料摩挲她胸前的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