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情歌(33,秦戈的失落) - 东岑西舅(出版)

470情歌(33,秦戈的失落)

秦戈身子一僵,却不但没推开她,反而收紧揽住她身子的双臂,覆在她背上的大掌笨拙的轻拍着安抚她。. 侨西透过后视镜看到两人的互动,不动声色的自嘲一笑。 看来今年的圣诞夜要自己一人独自度过了。 他深吸口气又吐出,随后在下一个路口让大块头司机停车。 “gavin秦,我忽然想起有很重要的事,可能没办法陪michel去滑雪了,今天是圣诞,麻烦您抽些时间陪陪michel。”侨西话落看了眼窝在秦戈怀里闭着眼眼睫轻颤的时令颜,微微一笑,“michel,我到时再给你电话,再见。芑” 打开车门,他下车头也不回的离开。 时令颜本想和侨西说什么,但碍于自己现在是在装柔弱,迫不得已只好继续抱着秦戈一动不动。 而前头的大块头司机望着后视镜里神色复杂的老板问:“秦先生,是去公司还是滑雪场?猬” 秦戈看了眼怀里的人儿,淡淡开口:“公司。” 轿车继续滑行。 时令颜昨晚因照顾秦戈没怎么休息,这会窝在他温暖宽阔的胸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好闻的气息,又有他的大手覆在背后如诱/哄孩童般一下一下抚着,不禁有些昏昏欲睡。 秦戈看她眼皮一动一动,猜她是困了想睡,于是调整一个坐姿,让她更舒适的窝进自己怀^H小说里。 而在车子抵达公司后,时令颜终于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于是公司那些爱慕秦戈为之疯狂的所有已婚未婚女同事都看到自家boss小心翼翼抱着一名年轻女孩进公司的一幕,芳心为之碎了一地。 秦戈抱着时令颜进了办公室,径直走到里间的休息室,将她轻轻放到一张单人床上。 过程中时令颜蹙眉挣扎了一下,还搂着他的腰的手不肯松开。 秦戈耐着性子一点一点拨开,然后抖开被子给她盖上,又站在一旁看了一会,确定她暂时不会醒来,他才离开。 *************** 秦戈一上午心神不宁。 秘书递来的资料他打开却是对着那一窜窜密密麻麻英文发呆,直到秘书提醒他才有所动作。 十点多进会议室,长达近两个小时的会议期间他始终沉默,安静得让底下一干高层连大气都不敢出,各个脑门上都沁出一层薄汗,而脸上却写着同样一行字——boss怎么了。 大家共事几年,谙知这位年轻有为的东方boss一贯冷然沉静的一面,沉默不语时往往代表他心情很糟糕,因此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公事不得不说,其余的大家都一致闭口保持缄默。 是突然响起的铃声拉回秦戈神游天外的思绪。 回神接收到一干高层投来的目光,他做了个散会的手势,底下的人立即鱼贯而出。 来电显示的闻佩这两个字让他眉心下意识蹙紧。 一接听,电话那端立即传来温柔的女声:“秦戈,今天是娇娇两周岁生日,你晚上会来接我一起去吃饭吗?” 娇娇是闻倩的女儿,秦戈记起去年圣诞被闻倩的女儿尿湿外套的经历,本能的想拒绝,却又听闻佩说:“我们也很久没见面了,从上次回国参加你朋友的婚礼到现在,我们总共才见了不到五次面,我……很想你。” 秦戈沉默。 闻佩的表白并没让他感到一丝喜悦,反而只有心烦和焦躁。 “闻佩,我以为你一直都很清楚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若不是当年为了逼时令颜离开,他不会再和她有联系。 那次回国参加岑欢和藿莛东的婚礼他也并没有邀请她一同前往,是她背着他偷偷跟回国出现在他面前,而他那时也不想让岑欢误会他和时令颜有什么,所以才带了闻佩去出席她的婚礼。 没想到闻佩竟然误会他还对她有情。 “秦戈,今天是圣诞节,别说那些伤心的话行么?”闻佩央求的语气。 秦戈揉着额站起来往外走。 “闻佩,别执迷不悟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和你真的不会再有可能。” 那端静默许久。 秦戈走到电梯口按下专用梯,走进去时又听闻佩说:“是因为她么?” 他一楞,“什么?” “那个骄傲的小女孩,赫莲*梅斯的女儿。” 秦戈皱眉,“你胡说什么?” “难道不是?”那端闻佩像是苦笑了一下,“秦戈,我到底该说你是个对感情迟钝的人还是该说你太会自欺欺人?” 秦戈眯眸,“你想说什么?” “这几年你守着那套公寓一直不肯退房,不就是因为那里有你和她共同的回忆?” “那是你自以为是的猜测。”秦戈冷嗤,心里却并不否认他之所以不退掉那套公寓,的确是因为那里充满了回忆。 只不过是他和岑欢母女的回忆,而不是他和时令颜的。 毕竟他和她们母女共同生活了三年多。 “秦戈,你真的不爱我了么?” 闻佩这个问题让秦戈啼笑皆非。 “我等了这么多年,你就真的忍心让我白等一场?” “我没有要你等我。”秦戈走出电梯时冷然回她,语气不带一丝温度。 “我想我们以后没有再联系的必要了,请你不要再打我电话。”没有给闻佩开口的机会,秦戈挂了电话。 而闻佩也没再打来。 秦戈走到办公室门口,迟疑了几秒才推门。 而门一打开,他就看到站在门后的时令颜,正揉着眼睛要往外走,显然是刚醒来。 两人四目相对,秦戈望着身高已经快到自己肩膀的小女孩,神情有些恍惚。 还记得刚认识她那年她身高只到自己胸口,没想到长这么快。 时令颜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羞赧的唤他:“秦叔?” “……”秦戈实在是讨厌这个称呼。 “我怎么会在这里?侨西呢?”她故做不知的明知故问。 而秦戈见她一醒来就找侨西,眸色微沉,“他有事走了,说会再和你联系。” “这样啊,那……我走了。” 既然已经醒了,她也没什么借口再留下来了,免得让他看穿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在乎他,而又把她赶走。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