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情歌(35,失控的欲/望{1}) - 东岑西舅(出版)

472情歌(35,失控的欲/望{1})

时令颜是抱着豁出去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反正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她也无需再矫情遮掩自己对他的感情。. 她就是爱他。 就是想要和他亲热,想要他把她当成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小女孩。 她忍着因羞怯而直冲大脑的热浪,笨拙的用掌心揉搓秦戈腿间的突起,手腕却被秦戈一把拽住,随即用力甩开。 “你发什么疯!”秦戈额头青筋直跳,双手捉住她双肩要将她推开,时令颜却不管不顾搂住他脖子没头没脑的在他脸上啃咬芑。 “我要你……”她模糊发声,语气却坚定,跨坐在他身上的身子扭来扭去,迅速将秦戈体内蛰伏的情/欲引爆,在四肢百骸流窜。 时令颜摸索到他的嘴角用力吻住,一点点挪回他唇中央,含住他的唇贪婪吮/吸。 秦戈想出声喝止,却被她趁虚而入,粉嫩小舌滑入他口腔里肆意掀风作浪,小嘴儿含住他的舌尖卖力吮/吻,还发出极为色/情的吸食的声音,钻入耳中,撩拨着他快要濒临崩溃的欲/望,下腹那处更是瞬间膨胀到极大,嚣张的抵着她柔软的翘臀蠢蠢欲动猬。 而偏偏这丫头还无辜的朝他眨眼,一副‘原来你也想要’的表情,让他头脑一热,扬手便在她臀上重重拍了一下。 时令颜吃痛,身子更紧的往他身上贴,隔着几层布料摩擦着他发痛的硬挺,让他感觉后腰一阵颤栗,被她吮住的舌尖忍不住耸动了下,却一发不可收拾,原本想推拒的动作一来一回竟不知不觉从被动变成了主动。 她口腔里还残留淡淡的姜汁的味道,他想起她喝那碗姜汁时的痛苦表情,下意识就想吮掉她口中残留的姜汁味道,让自己的气息取代。 感觉到他的回应,时令颜简直震惊。 她虽然抱着豁出去的态度,但心里却是没一点把握,毕竟按照以往想扑倒秦戈的经验,每次都被他拒绝得很彻底,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次他这么轻易就有所回应了。 而且这个吻和昨晚他醉酒时吻她的感觉一样,那是一种纯粹的亲吻女人的吻,她能感觉到他身体喷发的热度,能听到他身体的细胞在叫嚣着要她的声音! 两人的身体不知何时易地而处,时令颜被秦戈压制在身下含着嘴唇反复辗转吮吻,挣扎间她身上的浴巾松开来,浴巾下毫无遮掩的胴/体完全绽露在他视野里,年轻姣好的曼妙身段如同一枚圣洁的花瓣,美不胜收。 秦戈呼吸窒了窒,喉咙莫名一紧,感觉身下胀痛的那处似乎又胀大了一圈,紧紧顶着她的小腹,越发的难以忍受。 隔着布料都抵挡不住它搏动的脉动,迫不及待的想进入身下人儿的体内,狠狠地占有。 时令颜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羞怯的热浪将她洁白的身体染成诱/人的玫瑰色,在他目不转瞬的注视下轻颤着手去解他刚才解到一半的衬衫纽扣。 眼看着纽扣解完,她把手伸向他腰上的皮带,秦戈却又忽地捉住她的手。 她愕然抬眼迎视他,回以询问的目光。 秦戈别开眼,翻身从她身上下来,单手扯过被子替她盖上。 “对不起。”他呼吸紊乱的表达歉意,随后坐起来作势要下床。 时令颜错愕过后,总算反应过来秦戈是打算临阵脱逃,这让她又羞又怒,飞快坐起来自她身后一把抱住他。 “混蛋!你什么意思!”她像只被秦戈遗弃了的小兽,浑身寒毛都竖起冲着秦戈发威:“你、你把我这样那样了结果就来一句对不起?” “……” “你能不能再混蛋一点!你明明是想要我的!你别不承认,有证据呢!” “……”秦戈有些哭笑不得的垂眸瞥了眼腿间无所遁形的那处肿胀,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秦戈……”时令颜轻唤他,随即微微坐起一些,呈半跪的姿势整个光/裸的身子贴着秦戈的后背,双臂搂着他的脖颈,而脸埋入他耳后,俏皮的粉舌探出亲吻他的耳廓,往里呵着热气。 “我爱你。” 秦戈身形一震,怔忪间时令颜已经将他的衬衫脱下,一双小手水蛇般毫无章法的在他精实的胸膛和腰腹上来回摩挲。 秦戈是标准的衣架子,身材是公认的好,而时令颜昨晚给他换睡衣时就已经将他堪称完美的身形看光光,他是属于那种穿上衣服偏瘦,脱光了却很有料的体形。 身体每一处的肌理纹路都十分清晰,仿佛蕴涵着无穷的力量,让时令颜爱不释手。 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花痴,可面对秦戈,她却和花痴没两样,看着他就想抱他亲吻他,抱过了了亲吻过了却又想要更多。 “别拒绝我了。”她央求的预期,小时后攫住他的下颚微微扳过来一些,主动奉上自己的唇。 秦戈内心激烈挣扎,身体的欲/望吞噬着他仅存的一丝理智,眼看着要在***里沦陷,最终他还是狠心将她推开! “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他站起来,拾起衬衫迅速套上。 时令颜瞠大眼怔怔望着他穿衣的背影,眼眶一下红透,泪意很快盈满整个眼眶。 “我讨厌你!”她抓起身后的枕头掷向秦戈,语气已经哽咽。 秦戈扣纽扣的手微微颤抖,速度却丝毫不减。 时令颜见他无动于衷,气不打一处来,抓过浴巾围上便下床往外走。 秦戈因她突然的举动错愕了一下,随即大步追出去。 “你这个样子要去哪里?”他气急败坏。 时令颜不回他,走到客厅的沙发旁拿起座机的话筒作势要拨电话,却被秦戈抢下。 “小疯子,你闹够没有!”对他发/情就算了,现在只围着浴巾到处晃着要打电话是怎样? 时令颜忍着眼眶的泪水倔强的一手拽着浴巾,一手伸向秦戈:“电话拿来,我要打电话给侨西!” 秦戈一楞,随即皱眉,“打给他做什么?” “你不要我,我就把自^H小说己给侨西!”她坚定的语气字字清晰。 秦戈仿佛被人当头狠敲了一棒,凤眸凌厉瞪视她:“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