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5情歌(38,失控的欲/望{4}) - 东岑西舅(出版)

475情歌(38,失控的欲/望{4})

秦戈骤然发出的声音吓了时令颜一跳,手一抖,毛巾掉落在地。. 秦戈困惑的走进来,瞥了眼神色慌乱的她,又瞧了瞧她脚边沾了些颜色的毛巾,而在他欲将目光移向衣橱时,时令颜忽地扑过来,踮着脚尖要遮住他的眼睛。 口中还嚷嚷着:“不准看不准看!” 秦戈皱眉拉下她的手:“你搞什么鬼?” 话落睇向衣橱,在看清楚上头残留的某人的杰作后,他凤眸一眯,眸底流动让时令颜心慌的危险流光芑。 “淫/魔?种猪?变/态?下半身思考的禽/兽?”每念一个词语,他脸色便冷一分。 “不错,几年不见,整天混在一堆说话叽里呱啦的鬼子堆里,中文水平反而进步了。” 听出他话语中的嘲讽,时令颜羞窘得无地自容,脸埋在他胸口不敢抬起来看他猬。 “不过我很想和你讨论下谁是淫/魔?谁是变/态?谁是下半身思考的禽/兽?” 秦戈扯开她,然后开始动手解身上衬衫的纽扣。 时令颜惊愕的瞠大眼,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而她怔忪间,秦戈已经将身上的衬衫退下,指着胸口及其他部位的齿痕和爪印逼近她。 “看看这是什么?谁咬的?谁抓的?这些年是谁天天连做梦都想扑倒我?是谁变/态的才十四岁就想着要在床上怎么变成一个荡/妇来征服男人?是谁脱光了往我身上蹭想和我上床?” 时令颜被他逼得连连后退,退到床边时一不小心身体往后仰直接呈大字形倒在了床上。 而秦戈并没因此而放过她。 在她倒在床上时,他也俯身压下去,甚至将她的腿分开,将自己只身于她腿间。 “我们两个,到底谁是淫/魔?谁是变态?谁是下半身思考的禽/兽?” 他湿热的气息极具威慑性的在她颜面上流转,那双漂亮的黑眸流动的光痕如同两汪会动的琉璃,深深慑住时令颜的魂魄。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不是中文进步了么?” 秦戈逼问她,性感的唇瓣贴在她唇上,齿端恶劣的刮弄她的。 时令颜情不自禁轻颤了下,身体顿时窜过一道异样的热流,让她的身体变得怪怪的,不自觉便想伸手去抱秦戈。 她抱住他的腰,那让她爱不释手的清晰肌理纹路唤起她对他身体的认知,细嫩的手指弹琴般自他后腰的位置,沿着脊柱的线条一路往上攀爬。 秦戈挑眉,“我真该在我脸上装一面镜子,好让你看看现在的你是什么模样。” 这丫头直率,真性情,不论是对他的感情还是对想要他的欲/望,从来都不会掩饰。 她身在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父亲是黑白不分的边缘人物,爱上的男人也同样不是纯粹的好人,可她的心却纯洁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 也许,就是这一点吸引住了他,让他对她不舍,为她心疼。 却也让他无法确定,他对她的这种感觉,到底是属于什么? 凝神间,她的手已经伸向他腰间的皮带,他听到金属摩擦的声音,随即西裤的拉练被拉下,而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在褪下他的西裤和底/裤时灵活掌住他两边的脆弱轻轻一握。 他身子一僵,明显感觉到自己那处瞬间膨胀起来。 这丫头,她知不知道她这么做是在玩火? 秦戈低^H小说嗤:“我不想做淫/魔。” 他缩回手,身体却仍压着她没离开。 时令颜知道他是在为难自己,一咬丫,冲他脸红耳赤的娇哼:“我是淫/魔,我是变/态,我是下半身思考的禽/兽,是我做梦都想扑倒你,脱光了想和你上床行了吧?承认就承认啊,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承认又不会死!”更何况她是真的想。 秦戈一震,显然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大方承认。 随即又失笑,简直要为这丫头的胆大包天拍手叫绝。 “其实你自己也很想要吧?”时令颜豁出去的捉住他滚烫的那处勃发,嘴角勾起,露出小恶魔般恶劣的笑:“它很嚣张咧,还是你根本就没力气让它满足啦?” 居然这样置疑他的能力! 秦戈凤眸一眯,近乎是以撕的力道像剥香蕉一样三两下将她剥个精光。 “你明天不想起床了?”当两人赤/裸交叠时,秦戈咬着她的唇问她。 “谁下不了床还不一定呢,秦叔还是小心闪到腰吧!”时令颜红着脸反击,美目满是挑衅。 一句秦叔激起秦戈不服‘老’的斗志,大掌托住她的臀惩罚性的重重一拍,在她抗议的惊呼声中毫无预警的深深闯入。 身下的人儿顿时被扼住喉咙般没了声息,攀住他臂膀的小手却像是要陷入他肌肤里。 秦戈低笑一声,俯身攫住她的唇渡气给她,下身有力而节奏的反复律动,进入,退出。 时令颜渐渐缓过神来,触及秦戈眼底的促狭,脸颊红烫似火。 她闭上眼,在敏锐的感官里承受秦戈时而温柔时而狂野的占有。 两只手却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来回爱/抚,自他结实有力的胸腹一路往下,没过一片有些扎手的丛林,摸索到两人结合的地方,手指感觉到他那处释放的滚烫高温,骇得心口一跳,想缩回手,却被秦戈捉住。 他停下来,将自己退出她一些,捉住她的手迫使她展开手心覆在自己滚烫的勃发上,粘腻湿热的触感让时令颜浑身汗毛都兴奋的竖起来。 “摸摸它。”他吻住她的唇低哑开口,捉住她的手环住自己的硬/挺教她上下套/弄着动作。 时令颜承受着一***直冲大脑的热浪,心跳剧烈的配合他,被他分开的双腿却无助地渐渐收紧,缠在他腰上。 秦戈放开她的唇,低头瞥了眼她湿润的两瓣柔软因渴望他的进入而开合的模样,额头青筋一跳,忍耐不住的拨开她的手,扣住她的腰重新狠狠进入她紧窒温热的包围。 窗外夜色越发深浓,两人却不自觉时间的流逝,双双沉溺在让人欲生欲死的爱/欲里,不断的给予,索取,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