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情歌(39,会爱他多久~) - 东岑西舅(出版)

476情歌(39,会爱他多久~)

睡到半夜身侧的人儿翻来覆去,有浅眠习惯的秦戈顿时有种很想把她拎起来扔到另一间房去的冲动。. 忍耐着装睡,看她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几分钟后,察觉她似乎坐了起来,然后耳边听到一阵‘咕噜’的怪声。 “……” 原来是被饿醒了芑。 他无声叹口气,睁开眼,对上那双在暗夜中亮晶晶的棕眸,“饿了?” 时令颜抱着饿得‘咕噜’直叫的肚子用力点头。 秦戈坐起来,揉揉她的发,开了灯下床猬。 时令颜这才注意到他身上只穿了一条极其性感的黑色小内裤,而他走去衣橱,打开取了件睡袍披上,转过身来对上时令颜赤/裸/裸的目光,秀丽的眉峰一挑,回头指着衣橱上那个大大的‘淫/魔’哼了哼。 时令颜反应过来,羞得把自己整个藏进被子里。 而秦戈摇头笑着走出去给她弄吃的。 过了十多分钟,时令颜窝在被子里实在饿得不行了,才爬起来走出卧室。 她身上是秦戈给她穿的一件深蓝白条纹的棉质衬衫,下摆长度刚好可以遮住她的臀及大腿,而室内暖气开得足,她赤着下身走出去也丝毫不觉得冷。 厨房里秦戈恰好将大半锅煮好的面条倒入碗里。 他知道她心情好时食量大,而且那两场欢爱耗去她几乎要把她榨干了,应该会更饿。 时令颜还在厨房门口便皱起小鼻头一副陶醉状。 秦戈瞥她一眼,示意她坐过去。 “这么多?你当喂猪哦?”她瞪着那满满一大碗面条嚷嚷。 “就喂你这只懒猪。”秦戈刮一下她的鼻梁,动作带点宠腻。 时令颜明显感觉到他的变化,雀跃的咬了咬唇,接过他递来的汤勺和叉子。 “你有没有打电话给你爹地?”秦戈抽了张纸巾递到她面前,示意她别弄脏衬衫。 “没有。”她根本就忘记打电话回家这回事了,满脑子都是他。 秦戈皱眉,又听她说:“你放心啦,就算我不打我爹地也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知道我就是为了你才回来的。” “……” “你晚上去哪了?” 她边吃边问,问完就后悔了。 本来是随口问的一句,可她随即又想起接他电话的那个女人。 “公司。”秦戈回她。 之后便沉默。 时令颜缓缓点着头,吃一口又看他一眼,一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戈不动声色的望着她,明知道她要问什么,却不开口。 “你……”开口说了一个字,那些话又咽回去,变成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分一半给你吃?” “……” 秦戈受不了她撒娇的语气,有些别扭的拿过她手里的汤勺低头喝汤。 时令颜立即用叉子卷好一小口面条递到他嘴边喂他。 而等秦戈张口吃下去,就听她得意道:“你说这些是喂懒猪的,现在你也是懒猪之一了。” “……” “幼稚。”秦戈吐出两个字,继续喝汤。 时令颜撇撇嘴,忽地放下叉子改去抱秦戈的脖颈,“秦,如果以后能天天这样多好?我不要很多,只要能天天看到你,偶尔吃上你做的饭菜,能不时在你怀里撒撒娇就很满足了。” 秦戈仍继续喝着汤不语。 他的沉默让时令颜觉得不安,“你不会……还想赶我走吧?” 这次秦戈抬眸看她一眼,放下汤勺,将碗推到一边。 然后又拨下她的手,正色道:“颜颜,你不后悔爱上我?” “白痴才后悔。” “……”秦戈忍住想让她认真回答的念头,又问:“你会爱我多久?” “比你活着的时间长一分钟吧。” 秦戈一愕,“为什么是比我活着的时间长一分钟?” 时令颜耸耸肩,神情却十分认真,“因为你比我大十二岁,将来有可能会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但我一直会陪在你身边,到你离开的那一天。而你离开后的一分钟内,我会毫不犹豫追随你而去,不让你孤单。” 秦戈震惊,因她对他的感情的狂热程度。 好半晌,他才回过神。 “你电视剧看太多了。”他别开眼掩饰自己眸底暗涌的情潮。 “那你会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么?”时令颜屏息问。 秦戈想起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静默了片刻才道:“颜颜,有些话虽然我已经和你说过,但在你决定要和我在一起之前,我还是有必要再提醒你一次。” 他这样严肃的语气让时令颜皱眉,猜想他所谓的提醒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他说:“你想要我的爱,可这恰恰是我无法给你的。” 时令颜神色一震,连声音都有些发抖:“……你先别把话说得这么满,你……你就算现在还没爱上我,但是——” “没有但是!”秦戈打断她,忍了忍仍是脱口道:“我现在还爱着别人。” 犹遭雷击,时令颜面色刷的一片苍白。 “但那个人不是闻佩,所以你不要去找她。”他不希望再和闻家的人牵扯上任何关系。 “那是谁?”时令颜听到自己的声音机械的在问他,而话一落,脑海里忽然念头一闪,划过一个两个字的名字。 岑欢。 对了,她怎么就忘了岑欢? 忘了那个和他同一个屋檐住了好几年,被他小心翼翼呵护着爱着,连高烧昏迷时都念念不忘喊着她名字的女人? 因为一个闻佩,她竟然把他真正爱着的女人忘记了,而和一个他不爱的女人计较了那么久。 秦戈看她的脸色就猜到她知道了。 “我不想瞒你,我对她,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忘记。” 时令颜怔怔地望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容。 这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是她一辈子的梦想。 他会在喝醉时一遍遍喊她的名字,会在她撩/拨他时和她上床,可他现在却说他还爱着那个女人,并且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她。 还有什么比这更伤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