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情歌(45,怀孕) - 东岑西舅(出版)

482情歌(45,怀孕)

秦戈不容分说按住时令颜的肩让她躺回床上,又替她盖好被子。. “你需要休息,听话。”他像哄孩子一样轻抚她的额头。 时令颜怔怔望着秦戈,有些失神。 “怎么了?”见她望着自己眼睛眨也不眨,秦戈问她,目光少见的温柔。 这样的秦戈让时令颜心生困惑,不明白她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了他爱的岑欢,不然怎么会用这么温柔的目光看她芑? “颜颜?” 秦戈见她没反应又唤了一句,并伸手刮了刮她的鼻梁,动作一如既往的亲昵。 时令颜缓缓闭上眼,催眠自己不要再自作多情猬。 “我为什么会突然昏过去?”她问,然后感觉自己的手被秦戈捉住,含在手心里轻抚。 “颜颜,你这段时间难道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异样?” 这个问题让时令颜瞬间睁开眼,瞠圆的美目里写满惊慌:“你的意思是我突然昏倒是因为身体出现了异常?我……得了什么绝症了吗?” 秦戈被她的反应弄得哭笑不得。 “你怎么会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那你刚才——”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觉得最近胃口不好,闻到油烟或者腥味重的东西会想干呕,或者嗜睡等这些情况。” 时令颜皱眉想了想,自己这段时间的确是变得比以前更喜欢睡觉,老是动不动就觉得困,好像怎么都睡不饱。 “还有,你这个月来了例假没有?” 时令颜并不笨,所以秦戈这个问题刚问完她就震住了。 原本月初就应该来的例假到现在还没来,而她从来没出现过例假紊乱的现象,所以例假没来的原因只有一个——她怀孕了! 犹如一个惊雷劈下,时令颜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震惊的瞪着秦戈外,其他再无反应。 秦戈从她异样的表情中猜到她大致是知道怎么回事了,看她震惊的样子可能是吓到了,毕竟她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可现在却怀孕了,连他得知这个消息时都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是她。 但静下来仔细一想,她会怀孕也完全正常。 两人发生关系时他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她^H小说事后也没有吃过紧急避孕药,而两人欢爱的过程既激烈又频繁,两人的身体又都健康,所以算起来她会怀孕真的是再正常不过。 沉默了许久,时令颜都还处于这个消息带给她的强烈震撼中。 她竟然怀孕了! 竟然怀了秦戈的孩子! 这段时间她一直处于和秦戈的感情纠葛中难以自拔,根本就没想过自己会怀孕这回事。 毕竟除了比较容易困以外她就没其他反应了。 她想起之前在他公寓楼下胃里难受对着垃圾桶干呕的一幕,不知道是被他气的还是孕后反应? 小手不自觉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她仍是难以置信自己怀孕了。 可秦戈不会和她开这样的玩笑,除非,她现在还没睡醒。 傻傻的偷偷掐了自己一把,敏锐的痛觉神经立即告诉她自己是清醒的。 而她一皱眉,秦戈便立即紧张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时令颜望着他,之前不知道他对自己为什么这么温柔,现在总算是有些明白了。 因为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所以那抹温柔是给予他的孩子的,而并不是给她的。 那她是母凭子贵吗? 她讽刺的笑,在秦戈愕然的目光中再次坐起来。 “我的电话呢?”她问秦戈,语气平静。 秦戈望着她,“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 “我要回家。” “不行。” “你凭什么说不行?”时令颜直视他漂亮的凤眸质问。 “你突然昏倒动了胎气,不宜动来动去。”秦戈解释。 “反正孩子我不会生下来,就算动了胎气又有什么关系?”冲动的话脱口而出,而话一出口,两人彼此都是一楞。 “你的意思是打算把孩子做掉?”秦戈眯眸问她,俊美的面容憔悴中搀杂一抹惊讶——他一直以为她会很开心怀了他的孩子。 毕竟她那么爱他。 可她现在却说不会把孩子生下来。 这是因为什么? 脑海里忽然晃过白天在医院时和她谈笑的那个男人的脸,他神色骤沉——难道是因为那个男人她才决定不要孩子? “我才十八岁,还不想这么年轻就做母亲。”时令颜避开他的注视回他,话落又道:“我要打电话给我爹地,让他来接我。” “你是为了他吧?”秦戈答非所问。 他口中这个他时令颜这次一听就知道是指贺向南。 虽然她和贺向南并没有什么,但他既然要这么误会那就随他吧,她也懒得解释。 “随便你怎么想。” 她满不在乎的口吻让秦戈有种胸闷难受的感觉。 “我以为……”他想说什么,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算了,如果你真的不想把孩子生下来,我也不勉强你。”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过去,凤眸透着一丝失望。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把孩子生下来?”时令颜委屈的怒视他,“我又为什么要为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生孩子?” “……” 她的问题秦戈无法回答。 在他的沉默中,时令颜眼眶渐渐泛红。 她之前还期待他会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可事实证明这种想法不过是她的又一次自作多情。 在欲拨通父亲的电话时,脑海里忽然念头一闪,她改拨给贺向南。 电话响了许久才接通,而贺向南显然是被她的电话吵醒,连声音都带着一丝慵懒的睡意:“颜颜?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来?” 时令颜闭上眼,在秦戈的注视中开口道:“贺,我现在在医院,你过来接我吧。” “医院?”电话那端的贺向南闻言立即睡意全无。 “别担心,我没事。” 又说了几句后挂断电话,抬眼见秦戈目不转瞬的盯着自己神色怪异。 “你不肯在医院休息,还打电话叫别的男人来接你,是因为你不想看到我?” 时令颜没回他,而他继续道:“既然不想看到我,又为什么偷偷跑去我的公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