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情歌(46,惶恐) - 东岑西舅(出版)

483情歌(46,惶恐)

电话只响了三下就被挂断了。. 秦戈揉着额瞪着暗下去的屏幕有些束手无策。 凌晨从医院回来,他辗转一夜未眠,即使身体因为感冒的缘故疲惫不堪,但却满脑子都是那丫头的事,让他无法入睡。 一大早醒来就犹豫着要不要给她打电话,结果终于拨通号码,却被拒接。 他从未想过被她拒接电话的滋味这么不好受芑。 就像一直被别人放在心尖上疼着爱着,却忽然被弃如敝屣一样,他甚至没来由的感到惶恐,怕她真的因为那个男人而放弃了自己。 其实他知道她怀的孩子是他的,这个从胎儿的孕岭都可以推算得出来,更何况她也不是那种随便就和男人上床的女人。 他那时是真被她气到了,他没想到她会叫别的男人来接她,为的只是不和他在一起,这个认知刺激到了他,才让他口不择言猬。 事后一想,他那样说委实太过分,她当时一定很生气很委屈。 懊恼的耙了耙一头黑发,他继续拨她的电话,在重复了四五次都被同样拒接后他才停下来,却隔了一会后改拨赫莲*梅斯的电话。 ———— “为什么不接他的电话?” 贺向南清理完厨房出来问正望着手机发呆的时令颜。 他刚才在厨房听见她的手机铃声响了一次又一次。 “不想接。”时令颜赌气的将手机外套口袋里,双手拖着腮撑在膝盖上。 “你撒谎。”贺向南在她身边坐下,轻易拆穿她的伪装,“不想接为什么不直接关机?一遍遍看他打来又按掉拒接,你是在和他比耐性还是想看他有多紧张你?” “……” “颜颜,你能做到以后都不再理他不再爱他了么?” 时令颜困惑的望着他,不懂他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你不能,那就见好就收,感情经不起一再的折腾,有台阶下的时候就该适可而止。” “你以为我和他之间的矛盾只是小别扭?”时令颜反问他,不等他回答又道:“算了,不提他了,反正我和他大概也没有可能了。” “为什么?”贺向南诧异,目光落在她小腹上,“你们不是……” 时令颜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小腹,自嘲道:“孩子是我一个人的,而他心里一直住着另外一个他深爱的女人。” 贺向南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 “好了,谢谢你的照顾,我要回去了。”时令颜站起来。 “我送你。” “不用啦,我已经麻烦你太多了,你忙你自己的吧。”时令颜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一再给他添麻烦,坚持不要贺向南送。 “那我让司机送,否则我不放心。”他一副不容再置喙的口吻。 时令颜耸耸肩,“那好吧。” 贺向南给司机打了电话,过了几分钟后他估计司机快到了,于是送时令颜出门,门铃却在两人走向门口时响起来。 贺向南以为是司机,直接打开门,在看到门外站着的男人后神色微微一楞,随即看向身后的小丫头,却见她一双美目瞠圆,^H小说瞪着门口男人的目光充满惊讶。 秦戈的目光自那张写满惊讶的俏颜上挪开,落在贺向南身上,修长的大手伸来:“秦戈。” 贺向南微微一挑眉,伸手回握:“贺向南。” 话落他松手,并侧身让开一条道。 而秦戈在他侧身时往前一步,大手自然而然的拽住时令颜的手腕,没等她回神便大步往外走。 时令颜是在听到秦戈对贺向南说的那句‘谢谢’后才反应过来的,她见秦戈拽着自己的手腕走向他的坐驾,立即抗拒的要挣脱他的大手。 秦戈倒是一点也不意外她会挣扎,所以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她打横抱起然后塞回车内。 贺向南站在自家门前远远望着这一幕,良久才滋味杂成的倾了倾嘴角,关门。 ******************************** “混蛋!绑匪!” 愤怒的娇斥充斥着狭小的车内空间。 驾驶座上被反反复复骂了无数遍的男人一脸无关痛痒的继续专注驾车,对耳边的噪音完全忽略。 时令颜骂得词穷,却不但丝毫不解恨,反倒在看到秦戈无关痛痒的平静表情后更为恼火。 “停车!我要下车!” 她倾过身子故意扯开喉咙在他耳边大声嚷嚷。 秦戈做了个皱眉的动作,抽空瞥来一眼,见她因为气愤而小脸通红,不由叹气。 “渴不渴?” “……” “置物箱里有我刚才买的热牛奶。” 时令颜瞪着他,心想这混蛋是感冒把脑子烧坏掉了吧? 他知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吵架! 他居然还有心情问她渴不渴? “你爹地已经知道你怀孕了。” 时令颜闻言一楞,又听秦戈说:“是我告诉他的,你不肯接我电话,所以我打电话问你爹地贺向南住哪。” 时令颜不敢想像爹地知道她怀孕后是什么反应。 他甚至不知道她和秦戈已经发生了关系。 “颜颜,对不起。” 秦戈歉疚的声音钻入耳。 时令颜愕然望着他,不懂他这句‘对不起’指的是什么? “我们先好好谈谈,然后再去见你爹地。” “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时令颜忽然像只刺猬一样对秦戈竖起浑身的刺,“我怀的孩子又不是你的,你现在是要绑架我去哪里?” “对不起,是我冲动了才会说出那样的气话。” “不,你没说错,孩子本来就不是你的。” “颜颜——” “你不是恭喜我和贺向南吗?你放心,我们一家三口会过得其乐融融,幸福美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秦戈知道她还在气头上,不论自己说什么她都只会更气,所以沉默下来。 而时令颜见他沉默,自己也气呼呼的望着窗外不再理睬他。 ———— 轿车在秦戈的公寓前停下。 秦戈下了车,时令颜却动也不动,还在秦戈去开车门时故意和他作对的拉着车门不让他打开。 她这副孩子气的赌气样子让秦戈哭笑不得。 但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比得过秦戈,尽管秦戈病未痊愈,但这点力气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