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8情歌(51,爱情动作片) - 东岑西舅(出版)

488情歌(51,爱情动作片)

离开西饼屋回到公寓,秦戈将她的行李箱拿回卧室,打开衣橱给她整理衣物,十足的居家好男人形象。. 时令颜懒洋洋趴在床上望着他,有些恍惚。 幸福来得太快总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所以她害怕现在的幸福只是一个假象。 “秦戈。”她唤他。 秦戈微侧过脸看来,侧颜的线条十分好看芑。 “你过来一下。” 秦戈挑眉,放下手头的衣物走到她身边。 “把头低一点。”时令颜比了个手势,秦戈弯身把脸凑近她,凤眸噙着困惑猬。 “我想吻你。” 听她这么说,秦戈有些哭笑不得,但看她认真的样子,也只好一本正经道:“好。” 得到他的应允,时令颜伸手缠住他的颈项,将两张脸的距离拉得更近。 她璀璨的美目盯着他性感的唇瓣,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发干,那些和他唇舌交融着缠绵的香/艳画面一下从脑海里跳出来,让她不由自主的全身发烫,脸颊更是红得像熟透的番茄。 秦戈瞥了眼粉唇微微颤动的人儿,轻笑了笑问:“怎么了?” 时令颜咬咬唇,忽地闭上眼对着秦戈的唇便用力吻上去。 她并不是第一次主动亲吻秦戈,上次两人发生关系时,她就不知道主动亲吻过秦戈多少次,可即使是这样,她仍是觉得紧张,甚至在碰到秦戈的唇时,心跳便开始失序的飞快跳动着,像是随时要破胸而出。 秦戈起初以为她只是随意亲一下,没想到她居然含着自己的唇不放,还调皮的把粉舌探进他口腔里肆意撩拨。 她的唇软软地极富弹性,口腔里又还残留有糕点的香味和甜意,吻起来很舒服。 秦戈托着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反被动为主动的攫住她调皮的小粉舌攫取她口中的芬芳。 这个吻太美好,两人都不想停下来,秦戈微拉起身体将她抱起,时令颜顺势双腿缠住他的腰整个人都吊挂在他身上,而一只小手则不规矩的在秦戈身上胡乱摸来摸去,身体也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让秦戈的身体一下紧绷,小腹下方那处很快起了反应。 眼看着再不停下来就要出事,秦戈终于放她的唇,按住她不安分扭动的身体把她重新放回床上。 时令颜在他欲抽身站起来时拉住他,美目里满满的困惑,像是在问他为什么停下来。 秦戈轻捏一下她的鼻梁,嗓音有些暗哑地道:“你怀孕还不满三个月,所以……” 虽然他没说完,但时令颜也不笨,细想一下很快明白他的意思。 她瞥了眼他小腹下方那处高高支起的小帐篷,红着脸问:“那你,不难受吗?” 秦戈苦笑了下,还没回答又听她说:“要不要我帮忙?” 帮忙?秦戈愕然。然后就见时令颜坐起来,以让他惊讶的速度拉下他西裤的拉链。 当她的手触及他高高抬头的勃发,他立即明白她刚才说的帮忙是什么意思,不禁有些啼笑皆非——这丫头看那些爱情动作片是看得有多仔细? 他想拿开她环住自己那处勃发的手,她却忽然用力*握了一下,让他忍不住闷哼了声,而下一秒,时令颜已经将他滚烫的硬挺从内裤里释放出来。 虽然已经和秦戈发生过关系,但她却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他的男性性征。 她盯着那上面一圈圈环绕的青筋,美目一点点瞠圆——秦戈的家伙虽然要比那些爱情动作片里的男人们的家伙漂亮,可它膨胀起来的样子仍是有些狰狞。 她忍不住做了个舔唇的动作,有些紧张的将脸更近的凑近那根释放出灼热气息的滚烫物。 秦戈额头青筋一跳,往后退一些想阻止她下一步动作,她却已经将小嘴凑上来,一口含住了他勃发的顶端。 秦戈身子一僵,而时令颜已经像吃冰棍一样笨拙的一点点吞吐他的欲/望,两只小手还交换着把玩他的柔软,让他头皮阵阵发麻,有种克制不住想掌住她的头将自己的勃发全部挤入她口腔里狠狠抽动的念头。 这是她第二次为他做这种事,第一次是在醉酒的情况下无意识的,而这次她却是在清醒的情况下,为了不让他难受而这么做,秦戈一时好气又好笑,但不可否认,更多的是感动。 如果她不是因为爱他,根本不可能会为他做这种事情,尤其还是在她怀孕出现孕吐时。 这样的时令颜更让他心疼,也更懊悔自己以前那样对她。 他捧着她的脸将她往后推想让自己退出她的口腔,她却忽然加快了吞吐的动作,紧窒的口腔内壁和口腔独特的高温让他那处的感官尤其强烈,快/感阵阵涌向那处。 他轻喘着,半眯凤眸打量着认真动作着的小丫头,她浓密卷翘的长睫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在眼睑处形成两弯漂亮的阴影,小巧的鼻梁遗传了赫莲*梅斯的优良基因,又挺又直。 “颜颜。”他忽地喊她。 时令颜微微仰起脸看他,却见他突然低下头来,将他勃发的那处从她口腔里抽离后改抓住她的手环握住他的勃发,然后上下动作着,而他吻住她的唇,火舌长驱直入她的口腔,卷住她的舌尖热烈纠缠。 随着手上的动作加快,耳边的喘息声越来越清晰,时令颜感觉环握住他勃发摩擦的那只手的掌心像是要着火一样滚烫。 终于,秦戈含住她的舌发出一声有力的闷哼,下一秒,秦戈在她手心里释放了自己。 手心的热度让时令颜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等她意识到自己手里抓着的是什么,浑身更是烫得吓人。 秦戈过了十多秒才放开她的唇,又亲了亲她的眉眼,然后才起身善后。 当他抽了把纸巾给时令颜擦拭手时,时令颜羞得把头垂得低低的不敢看他。 “以后不准看那种东西了。”他忽然开口。 时令颜一时没意会他的意思,抬头看来。 “我可以忍得住,不需要……你这么做。” 闻言时令颜美目一黯:“你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