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情歌(53,爱情悄悄降临) - 东岑西舅(出版)

490情歌(53,爱情悄悄降临)

开门看到俊帅儒雅的贺向南一手拎着水果篮一手抱着鲜花,时令颜立即将手中画板放到玄关的鞋柜上去接他手里的东西。. 因为水果篮比较沉,贺向南把鲜花递给她,却好奇的瞧了眼她放在鞋柜上头的画板。 “你在画画?” 他话一落就听时令颜尖叫一声,随后几乎是以光的速度返身回来抢已经被贺向南拿到手里的画板。 贺向南不明所以,画板被她抢过去,手中水果篮也被她不小心冲过来的身体撞落,顿时水果滚了一地芑。 时令颜抢到画板刚挪动脚步就不小心踩到一颗滚到脚下的苹果,身体重心不稳地左摇右晃。 秦戈刚才听到她那声尖叫已经从厨房快步走出来,此时见状心头一冷,立即加快脚下的步伐奔过来救她,而贺向南却比他更快一步扶住时令颜摇摆的身子将她揽入怀。 秦戈瞪着这一幕,脸色渐渐沉下来猬。 时令颜却没察觉到他的异常,获救后拍着胸口一脸后怕地嚷嚷:“还好没摔倒,吓死我了!” 贺向南瞥了眼脸色难看的秦戈,心里暗笑了笑,放开时令颜道:“你到底画了什么那么害怕被我看到?” 经他这么一提醒时令颜才想起刚才情急中被自己扔掉的画板,于是又鬼叫着手忙脚乱的去捡。 *而贺向南在她弯身去捡时瞄了一眼,黑眸瞬地一楞,随即有些忍俊不禁地莞尔。 时令颜抬头瞥到他脸上的笑,猜他是看到了什么,耳根不由一阵滚烫,却还是急忙忙把画板藏到身后。 秦戈看着两人互动,不知怎么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走过来皱眉轻拨一下时令颜的头,不着痕迹的将她拉到身侧,把手伸向贺向南:“欢迎来我们家做客。” 贺向南微微挑眉,扫了眼滚了一地的水果,和秦戈回握笑道:“打扰了。” 时令颜把画板拿回书房,出来时秦戈和贺向南已经将地上的水果捡好。 晚餐的气氛有些诡异,时令颜每给贺向南夹一次菜秦戈的脸色便沉一分。 察觉到这一点的贺向南有些啼笑皆非——秦戈明明就是爱上了时令颜,可他自己却居然不知情。 “怎么样?他厨艺不错吧?”没注意到秦戈脸色的时令颜还一脸期待的望着贺向南等待他的评价。 贺向南笑笑:“的确不错,比我强多了。” 时令颜有些小得意的弯弯嘴角,也夹了一筷子菜给秦戈,后者哼了声站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时令颜一楞,这才察觉他的异常。 “秦戈,你都没怎么吃怎么就饱了?” 秦戈仿若未闻,径直走向书房。 时令颜不悦的瞪着他的背影,觉得有些难堪——他居然在客人面前这么失礼! “颜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贺向南忽然开口。 时令颜郁闷的收回视线,皱了皱小巧的鼻头嗅了嗅:“没有呀,今晚没做酸性的食物,因为我怕酸。” “……” 这丫头,贺向南失笑,心想这两人还真不愧为一对,对某些事都有些后知后觉,或许在爱情面前,不论多聪明的人都会有转不过弯来的时候吧。 “我的意思是秦戈在吃醋,你难道看不出来?” “……” “他不喜欢你给我夹菜,也不喜欢你对我有说有笑,所以他索性眼不见为净走开。” “……” 贺向南望着她惊讶的样子,叹了叹,却笑道:“恭喜你,他爱上你了。” 听到这句时令颜终于回神,然后突地站起来跑向书房。 ********************** 秦戈进了书房走到窗旁,从旁边的书架上摸到一盒烟抽出一根正要点燃,就听书房门‘嘭’地一声被大力推开。 他一楞,回头就见一团身影飞快朝自己扑来。 看清楚是时令颜,他惊了一下,连忙扔掉烟张开双臂抱住扑过来的人儿,身体却被惯性冲得往后退了两不,后不背抵上玻璃窗才停下来。 “你发什么神经!不是提醒过你你现在有身孕不能和以前一样蹦来蹦去!”秦戈板着脸训斥,脸色铁青。 时令颜皱皱眉:“你能不能别这么大声凶我?小心我生你气带行李走人。” 见她威胁自己,秦戈脸色更难看。 “我看你一颗心全飞到他身上去了,就算我不凶你你也想带着行李跟他走了吧?” “哪个他?”时令颜明知故问。 秦戈哼了声:“不就是你的贺?” 那么浓的酸味,时令颜这下闻到了,笑得眉眼弯弯,双臂勾着秦戈的脖子拉下他的头在他唇上咬一口:“你果然是在吃醋。” 秦戈愕然,又听她抱怨:“秦戈,原来你早就爱上我了?可为什么你一直不承认?害我那么伤心难过。” 秦戈心头一震,答不上话来。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还想否认,说你没爱上我?”时令颜改为瞪他,“是不是一定要我带着宝宝嫁给贺向南你才知道对我是什么感情?” “你敢!”秦戈本能的反驳。 “你敢否认你没爱上我我就敢嫁给他。”时令颜得意的威胁,棕眸满是狡黠的光痕。 秦戈脸色更臭,拉下她的手将她推开。 “喂,要你承认爱上我就这么难吗?”时令颜在他转身时以指用力戳他的背。 秦戈揉额没回应。 时令颜见状不乐意了:“你还说总有一天会比我爱你更爱我,结果连承认爱上我的勇气都没有,既然这样那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你。” 她故做泄气的走向书房门口。 “玩够了没有?”秦戈拉住她,轻叹了声抱入怀,“我不是没有承认爱上你的勇气,只是……我想更确定一些,免得到时候又让你失望。” “想更确定一些?”时令颜忍不住翻白眼,“秦戈,我不知道你原来在感情上是这么慢热的人,爱上你的我真是倒霉。” 倒霉?秦戈皱眉捏她的鼻梁:“你后悔爱上我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是贺向南这个旁观者提醒我你已经爱上我了,或许我要等到我寿终就寝了才能等到你说你爱上我了。” “……”

下一篇   491情歌(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