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情歌(54) - 东岑西舅(出版)

491情歌(54)

怀孕是件辛苦的事情,时令颜怀孕第六个月,行动渐渐没以前那么轻松灵活,不能再跟着秦戈去公司晃来晃去,于是在赫莲*梅斯的一再要求下,她和秦戈搬去赫莲*梅斯的住处,免得秦戈上班时她没人照顾,而赫莲*梅斯自己则搬回原来和妻女同住的家。. 秦戈随着时令颜孕期的增加,心情越发紧张。 除了忙于工作,他尽量抽时间在家陪她。而这几个月里,两人的感情日益如漆似胶,秦戈对时令颜的宠溺更是到了连赫莲*梅斯都自叹不如的地步。 也是仗着秦戈的宠溺,时令颜偶尔故意使使小性子让秦戈哄她,秦戈心疼她怀孕辛苦,百般让着她,除非是实在办不到或对她身体有损伤而不可为的,其他几乎是有求必应。 上午陪时令颜去医院做产检,因为之前一直没让医生透露胎儿性别,途中两人就宝宝是男是女展开了争议芑。 “我希望是儿子。”时令颜抚着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幻想肚子里的宝宝是秦戈的小翻版。 秦戈看来一眼,“为什么?” “妈咪因为身体不好只生了我,如果以后我跟你回中国,那爹地不是很孤单?所以我希望我们怀的第一个孩子是男孩,然后让他跟我和爹地姓,这样爹地有人陪就不会孤单了,而且是儿子的话以后你也不用这么辛苦工作。猬” 话落她看向秦戈:“你介意儿子不跟你姓吗?” 秦戈笑:“你就那么确定是儿子?” “你先回答我你介不介意?” 秦戈摇头,“跟你爹地或是我姓都没关系,反正都是我们的孩子。” “可是秦爸那关怎么过?他一定会介意的吧?” “你现在还叫他秦爸?”秦戈腾出一只手来拨了拨她的发,“以前那么厚脸皮秦叔都不叫直接叫秦爸,现在怀了他老人家的孙儿你倒脸皮薄了?” “我和你又还没结婚。”时令颜撅着嘴白他,眼里却尽是笑意。 “不是已经在筹备了么?等孩子生下来你身体恢复就办婚礼。” “秦戈,”时令颜忽然正色喊他,“你有没有想过会和我结婚?” 秦戈顿了顿,反问她:“你要听真话?” “……” “没有。”起码在两人没发生关系之前他从来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时令颜扁扁嘴,“我就知道。” 他们两人的感情始终是她这个先陷进去的人付出得比较多,也只有她才会死心塌地爱着他,连做梦都梦见和他举办婚礼牵手到白头。 “但我现在很憧憬,也很期待,而且我有信心我可以让你过得很幸福。” 秦戈承诺。 时令颜轻哼了声,嘴角却控制不住的深深弯起。 —————— 白驹过隙,时间很快到了时令颜的预产期,秦戈请假守着她紧张得坐立难安,而一整天过去她的肚子却没什么动静,并且一连四五天都一样,她依旧没出现腹痛的临产迹象。 “不会是要剖腹取子吧?”王瑞话一出口,时令颜刚入口的一口水喷出来。 “王叔你别吓我。”剖腹取子? 时令颜脑海里立即浮现自己肚子被剖开的画面。 “我没吓你,你这叫过期怀孕,你妈咪当年怀你时也是这种现象,后来也是剖腹把你取出来的。”仗着赫莲*梅斯不在场,王瑞才敢提时令颜的母亲。 而秦戈听得直抚额:“那叫过期妊娠,超过预产期两周才算。”话落他安抚时令颜,“你别担心,我们再等等。” “可如果再过两天还没动静那是不是就要剖腹产?” “那肯定了,不然孩子很危险。”回答她的是王瑞。 时令颜心里一惊,顿时脸色煞白。 秦戈无奈的瞥一眼王瑞:“王叔,你这样会吓到她。” 王瑞后知后觉地抽抽嘴角,一脸歉意:“我去厨房看看汤熬好了没有。” “我送你回房,你睡一觉别胡思乱想。”秦戈伸手扶她,时令颜搂着他的腰站起来,刚要迈开步子,又忽地停下来。 “秦戈,”她抓住秦戈的手握紧,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秦戈心里‘咯噔’了一下,问她:“是不是肚子痛了?” 时令颜想点头,却被突然的一阵腹痛激得说不出话来,见状秦戈转向厨房:“王叔,颜颜要生了,你开车我们送她去医院。” 话落王瑞风一般从厨房跑出来。 *********************************** 赫莲*梅斯赶来医院时,王瑞还在产房外不安的踱来踱去。 里头安安静静的没传出想像中的凄惨尖叫声,这让赫莲*梅斯有些惊讶。 “颜颜已经生了?”他问王瑞。 后者摇头,他又问:“那怎么没声音?” 王瑞摊开手,“我也不知道。” 都进去两个多小时了,里面除了一开始有些动静外,后来就一直很安静。 赫莲*梅斯蹙眉,而这时产房门被打开,一名医护人员从里面走出来,赫莲*梅斯迎上去,正想开口询问情况,就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从里头传来。 “哎呀,生了生了!我听到孩子哭了!”王瑞乐得手舞足蹈。 赫莲*梅斯棕眸炯炯望着产房门口,仿佛看到了刚出生的鲜活小生命般,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冷硬面容浮现一抹欣喜。 产房内,秦戈望着护士怀里哭得兴起还在哇哇大哭的小粉团,凤眸里噙满言语难以形容的情绪,有激动有喜悦,*也有感动。 他听见抱着婴儿的护士和她的同事交流,让她同事纪录孩子的性别、身高、体重,以及其他,眼眶渐渐濡湿。 “秦戈。”努力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把孩子生下来的时令颜虚弱的唤着秦戈。 秦戈回神,握住的手放到自己嘴边亲吻,“辛苦了。” “是儿子。”小脸上爬满汗水的时令颜冲秦戈露出一抹浅笑,“我听护士说是儿子,那你答应的可不许反悔,儿子要跟爹地姓。” 秦戈把她的手放到颊边,低头亲吻她汗湿的额头、眉眼、嘴唇。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