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反威胁(2更) - 东岑西舅(出版)

62反威胁(2更)

“天一亮马上从那个男人住的地方搬出来!”. 岑欢刚从沙发上爬起,就听头顶落下冷酷的声音。. 她迎视那双蕴着冷意的黑眸,轻轻摇头:“我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芑” “我是不想管,可你能不能自爱一点,别再让你母亲为你担心?” 又是因为母亲! 岑欢心烦意乱:“我自不自爱也不关你的事,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这么多?” “你再说一句我不是你什么人?”藿莛东逼近她,神色阴冷,语气夹杂危险的气息。 岑欢呼吸一窒,顿了顿,不甘心的小声嘀咕:“是你自己当初恨不得把你我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我如你所愿不去招惹你了,你现在这样到底是要我怎么做?” 藿莛东仿若没听见她的嘀咕,只说:“明天就搬出来,要么回祖宅住,要么留在这里。猬” 留在这里? 岑欢怔然望着他,不确定道:“留在这里的意思是和你一起住?”她没听错吧?有这么好的事? “你搬来这里,我会回祖宅住。” 原来如此。岑欢自嘲一笑——就知道天上不会无缘无故掉馅饼。 “谢谢好意,但恕难从命。” 似乎一点也不讶异她的一再拒绝,藿莛东望着眼前这张依旧倔强的小脸,脸上神色不变:“那我只好把你的现状一五一十事无巨细的告诉你母亲。” 岑欢瞪他:“你威胁我?” “你可以不接受我的威胁。” 岑欢简直要被他气疯。 她狠瞪着他,瞪着瞪着却忽地轻轻一笑,“如果你不担心我妈承受不住的话,那你就去告诉她好了,顺便也告诉她我爱上了她的亲弟弟,免得我以后还要在她面前强颜欢笑。” 似被人一拳重击在胸口,藿莛东的脸色有一刹^H小说那的铁青——这丫头简直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最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沉下声。 岑欢撇嘴:“我这不是学你的么?难道只许你威胁我,就不许我威胁你?” 藿莛东望着她,神色更冷。 “随便你。” 话落转身,留给岑欢一道漠然的背影。 她咬唇,齿端深陷入唇肉里,却不及胸口一点点蔓延开来的疼。 原来,不论过多久,他的情绪依旧能够左右她的心情。 ****** 书房里,藿莛东目光停留在计算机荧幕上,脑海里却浮现那张倔强的俏颜。 他没想到事隔三年,这丫头的固执非但没收敛半点,甚至还变本加厉,连威胁他的话都敢说了。 这三年来她的确没招惹过自己,就连大哥的葬礼她都为了避开他而不敢来参加,可显而知她对他的承诺履行得有多彻底。而他以为经过这么久,她对自己的感情多少已经淡忘一些,可他却发现,那双看着他的眼睛里噙着的狂热更甚从前。 ——如果你不担心我妈承受不住的话,那你就去告诉她好了,顺便也告诉她我爱上了她的亲弟弟,免得我以后还要在她面前强颜欢笑。 他蹙眉,活了三十二年,生平第一次对一个人感到无力,而且还是一个小丫头。 他不悦的冷哼,察觉门外许久没动静,忖了忖,起身。 客厅里没有岑欢的影子,他又去自己的卧室看,结果发现门被反锁。很显然是岑欢所为,而这么做只是在传递一个信息——她在生气。 他揉揉发痛的太阳穴,看了眼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天亮,于是又踅回书房,在一组黑色的长条沙发上躺下。 ***** 岑欢一觉睡到中午一点多才醒来,她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一张出入公寓的门禁ic卡和一张银行卡,显然是藿莛东去公司前留给她的。 她望着两张卡,脑海里思绪千回百转,心头百般滋味杂陈。 其实她终究是舍不得离开他的,哪怕嘴上说得多硬,还是无法拒绝他那一句‘留在这里’。 这里是完全属于他的地盘,只要她留下来,就可以肆无忌惮的霸占这里的一切。如同昨晚穿着他穿过的睡衣、拥着沾有他气息的被子入眠,连梦里都满满他的味道,如同又回到了他的怀抱里,一觉睡到自然醒。 昨晚她态度那么恶劣的反过来威胁他,一是被他给气的,二是怕自己留下来又会重演三年前的情景。 她始终难以忘记他。在两人分别的情况下对他的情亦日益浓烈,她怕自己一旦留下来,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让两人的关系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一个人的忍耐性是有限的,她已经那么努力的百般避着他,而他又不是不懂她对他的感情,为什么还要来撩拨她这池本就不平静的春水? 她想起昨晚他在车上质问她的那些话语,后知后觉的察觉到当时的他有些诡异。 他向来喜怒不行于色,对别人都是一贯的千年冰山脸,仿佛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冷漠表情。却惟独对她像是又气又恼,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她弯身从茶几上拿起那两张卡,心想既然他执意要管她的事情,那就让他管到底好了。只是到时候再被她缠上,别后悔就是了。 她暗哼一声,摸摸大唱空城计的腹部,在沙发上坐下,从茶几上的水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连皮都不削就直接一口咬下。 大片金色的暖阳自阳台泄进来,点点笼上她白净秀丽的的小脸,眉眼处晕开的笑意在阳光下无所遁形。